六安︿华

[剑三+古龙江湖]应思量(幕间5.5)

这章打上CPtag,楚欢这对CP其实很天兵,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了这么久。

我有点毒唯,独李,独裴,希望不会给你带来太强烈的不适。

楚欢是个很冷很冷的圈子,我一直偷偷喜欢却从不产粮,有七成原因是懒,剩下也是不怎么有同好的缘故。

其实和洛裴裴洛给我的感觉很相似,想从这篇文字开始尝试着努力表达出来。

期待你的回复。

 

——————

X(5.5幕间)

 

这场男人之间的“搏斗”最终结束于一只忽然破裂的酒杯。杯里虽无酒,李寻欢却仍停下了手。

楚留香暗自松了口气,把那句酝酿多时的话完完整整的说出来:“我该请你喝杯酒。”

李寻欢却没有答应,非但没有答应,反而挑眉问道:“一杯?”

他当然不是那种到处蹭酒、斤斤计较的人,却为何说出这样的话?

楚留香被那双眼注视着,只觉得好像无论做出什么都能被原谅。心底竟无端生出几分年少意气,脱口而出:“三万六千场,你若想喝,随时奉陪。”

李寻欢大笑。

有种人天生适合笑的。李寻欢本也是这种人。只是他这一生中实在经历过太多的打击、太多的痛苦,其中有些甚至别人连想一想都无法忍受,因而他笑起来总含些微讥诮、一分愁苦。有时笑还未至,眉已皱起。

但他又绝不会把这些苦痛向任何人倾诉,只有和着酒一起咽回肚子里。实在无法忍受时,他就大口喝酒,大声咳嗽。好像一到天亮,这一切不幸、磨难就能像冬末的积雪,融化在太阳下。

但世上又哪里有能融化在太阳下的痛苦呢?

所以他已痛苦得太长太长,太久太久。

也因此,他实在有些记不得,上一回这样放声大笑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楚留香仔仔细细地看着他,就像第一次看见这么个人一样,慢慢地笑了。

 

东方宇轩是个妙人,与他说话,你永远觉得很舒服、很轻松,哪怕你们根本说得不是一桩事。可他的脑子又实在转得很快,快得让人措手不及。要打个比方,就好像是楚留香的轻功、李寻欢的刀一样,看不见、抓不住。

于是在那边两人“一笑泯恩仇”后,他突然就对裴元提议:“不如你们同去?”

裴元断然拒绝:“莫要多事。”

东方宇轩无奈地笑笑,他对两人摇手,慢条斯理道:“如何会多事?我看他们不知何来、无处可去,可怜得很;身手利落,又非三教九流、形迹可疑之辈。一来说不得能帮你一帮;二来也好换换风景,换换心情。你看他二人年纪已不小,做事总也有分寸,想必不会多事吧?”最后一句是问向楚、李二人的。

裴元瞟去一眼,楚留香立刻含笑道:“自然,自然。”李寻欢则含蓄些,只笑不答。

他抿着嘴斟酌,“啧”声道:“三匹马,一刻后便要。”话音刚落,人已从摘星顶跳下去了。

 

他出远门做些准备暂且不提,另两人只有两袖清风,无可准备,正好乘此“小叙别情”。

东方宇轩指过花谷出口便告辞离席,留楚、李二人对着一顶的风笑叹——如此风骨、如此胸襟,如此奇遇。

“东方谷主是个奇人,万花七艺,琴、棋、书、画、工、医、花,无一不叫人叹服。”楚留香望着他远去身影,望着似不见底的石阶,由衷感佩。

李寻欢笑了笑。

“不过那位裴先生,似乎也实有趣。”他又从裴元刚跳下去的地方放目远望——苍翠无边,晴空无际。

李寻欢的眼中闪烁着晴空一样的光芒,打趣:“万花奇绝美绝,大唐雅哉盛哉。有人似乎乐不思蜀?”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收回眼望他:“蜀也在天下,唐也在天下,我本浪子,有何分别?”

他这句话看起来是在说:楚留香这个人自在惯了,无处安家、处处是家,所以不管怎么来的,能不能回去,他都不很在意。

但李寻欢何其聪明?

他眼里深深,傻子也能看懂是什么意思。

“家”这种东西,当然不是说一座房子一张床。但你若问到底代表什么?大概哪个人的回答都不能叫你满意的。有时它是一坛旧酒、一朵新花,有时又是两三之交、一捧明月。在这个时候,它却只是一个人,三个字而已。

楚留香的意思是,只要有“家”的地方,哪怕五百年转眼、哪怕做一场春秋大梦,又有什么关系?

李寻欢自然听懂,非但懂,甚至和他想得一模一样。

但他并不想实实在在的回答这种问题,只又道:“有何分别?”不待回应,却道:“我来此四日,期间深受裴先生关照,他如此神色凝重,只怕有剧变。”

他忽然面色一正讲起别的事,楚留香心中无奈,也只认真听,认真道:“我亦四日前来此,来时忽然落在摘星顶屋檐。被东方谷主说破行踪,邀我做客。”

“哦?这么说,我们是同时落在万花的两个地方?”李寻欢思索道:“我落在花海,为裴先生的挚友相救,之后即在落星湖暂住。”

楚留香问道:“相救?”

李寻欢点点头,并不避讳:“我先前被剑气正中胸腹,落下时已昏迷。”他刚说完,忽然觉得有什么在脑中一闪而过,道:“你来此地之前在做什么?”

楚留香似也有所觉,笑道:“正在做我老本行。”

老本行么,就是那小偷里的真君子、强盗中的大元帅。

“所为是一副唐朝字画——”

古旧锋锐之剑、唐朝流传下的字画,莫非他们来此的机缘,与这两样东西有关?

楚、李二人对视一眼,李寻欢道:“裴先生此去所为何事我不清楚,但他的挚友去向,我或许已有些头绪。”

楚留香道:“你是说,他二人或许与那柄兵刃有关?”

李寻欢点头:“裴先生的挚友是位道长,虽则他手中之剑并非我所见的那一柄,或许其中有些渊源。”

他又想起当日洛风问他内伤来历时那种凄惶、决绝的表情来。那绝不是无缘无故能做出来的表情,究竟那把剑、那把剑的主人与他有何关系,才能叫如此端方人物动摇不定?

正有些恍神,便听楚留香道:“听你所言,眼下那位道长也已不在谷内。”

李寻欢收敛心神,点头道:“他昨日离谷,若我所想无错,应当往江南去。”

“江南?”楚留香咀嚼着这两字,道:“裴先生是去寻那位道长?”

原来刚才两人如此激烈交锋之中,他尚有心思听另一边轻声交谈,切切实实听见裴元说要赶去江南。

李寻欢短促一笑,道:“还不好说。但若真如此,他们的目的地便只有一个。”

楚留香或许也稍有眉目,或许尚不明白,注视着他道:“哦?”

“西湖畔,藏剑山庄。”

 

—TBC—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