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华

【剑三】一个夜市(上)

——
三十五岁莫雨×十二岁裴元

脑洞拉郎只为放飞自我

——

莫雨半梦半醒之间觉得有东西在怀里蹭来蹭去,借着清早阳光好容易睁开眼皮,对上了一双清亮深黑的眼睛。
这双眼睛他再熟悉不过,所见的时机也总差不多。大多是他从各种时候醒来,浑身爽快,伤口处理干净没毒没痛,对上这双眼睛,接过一碗药。
但今天却很奇怪。莫雨楞楞看着那双亮如星辰的眼,把人从被子里抱出来。
这人……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恶人谷谷主难得有些迷茫。
孩子被他扯出来,身上挂着件巨大黑色里衣,似乎也很茫然,斟酌着开口:“……请问这是哪儿?”
莫雨心里更有几分怪异了,神色莫辩地与他对坐,低缓问道:“你是裴元,是吗?”
小孩儿眨了眨眼,没有回答,莫雨却从这熟悉的态度里确认了这一点。他于是心中稍安,才回答之前的问题:“一时说不清楚,你就当来此地做客一遭。”
听见这话,不犹豫是不可能的。裴元又看了他片刻,却很冷静地点点头,仰头问他:“你识得我,可以告诉我名姓吗?”
莫雨又一次暗暗感叹于这种强大得惊人的接受能力,欣然:“我叫莫雨。”

莫杀从今天早上开始整个人都不太好,谷主身边跟着个水灵灵的小娃儿,同进同出,连说话的语气都放轻了三成。这感觉如同浩气去年端午带着大军冲进昆仑却一件兵器都没带而专门来送粽子——这两个阵营的画风还能不能行了。
他把手里的粽子放在桌上,安静如鸡地站在一边,强行目不斜视。
莫雨坐姿一如既往不羁,单脚踩在椅子上,撑着侧脸,指着桌:“白的,肉的,先挑。”
裴元已经换上一身妥帖黑色短打,看起来干净利落,端正坐在他边上,道声“谢谢。”双手拿过一只白粽子。
莫杀琢磨了一阵,觉得这个相处模式怎么这么眼熟,想着想着有点迷幻。
那边两人安静吃着早饭,又有人来了。
这人从窗户里纵身而入,人未至,声音先到:“莫谷主!我看你来啦!”
一席蓝布衣服在恶人谷的阵地亮得如同探照灯,不是穆玄英是谁?
莫雨眼皮都不动,发出了个“嗯”算是听见,嘴角却微微上扬,泄露了一点儿情绪。
裴元手上动作停了一停,接着又默默吃起来。
穆玄英四处张望,一眼便注意到这个小孩儿,心眼一转没有多问,笑嘻嘻地抽了个椅子坐下:“莫雨哥哥,早啊。”
莫雨吃得差不多了,正用茶水漱口,又“嗯”了一声,随口向莫杀吩咐:“午饭过来吃,你带他去我房里。自己挑书看。”
后一句对着裴元,放低了声音,连语气都似乎柔和了。
裴元咽下嘴里粽子,手里还剩半个也放下了,静静点了点头。
他们刚走出去,穆玄英就一副不可思议地样子看着莫雨,吃惊:“裴先生真是神人啊,你俩连孩子都能生?”
莫雨一副败给他了的表情,抬手给了他一脑壳:“瞎说什么,那就是裴元。”
穆玄英更吃惊了,掰着手指数:“莫雨哥哥你今年,下个月三十五吧?裴先生比你大十二?还是十三岁?这,刚才那个……一共也就十二岁啊!”
莫雨沉默了一下。确实,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返老还童?仙术?妖法?可裴元是没法假装的,明眼人都看得出,莫说他自己,连穆玄英都觉得这个孩子那么冷静从容,除了裴元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他忽然笑了笑,却一副放松姿态:“机会难得,左右无大碍,顺其自然又何妨。”
穆玄英瞬间仿佛看见了他那个被莫雨玩耍得鸡飞狗跳的悲惨童年,偷偷泪流满面。

莫杀带着小孩子七拐八拐回到莫雨房间,开门,指着一柜子书:“那儿的,娃娃随便看吧,要什么和我说,别自己跑了。”裴元静静听他说完,又点头道谢,说知道了。
十二三岁的莫雨正带着毛毛流浪,一个包子分三顿一人一口吃。十二三岁的毛毛跟着莫雨从洛阳到长安,紫源泽纵身一跃,从此成了穆玄英。
而十二三岁的裴元在一个又一个村庄医馆中间行停,即将遇见那个改变他一生的老人。
他一醒来,却发现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身边躺着一个全然陌生的成年人,可以一口确信他的名字,看起来有自己的权威。
怎么想都觉得自己被绑票了啊……裴元在无人的屋子里无奈地笑了笑。
他站在高大书柜前,目光扫过满满藏书,有点疑惑——医书很多?那位“莫雨”,看起来有深厚内力,却一点都不像医生。但这个念头只停留了一瞬,在他看见某一本书时立即不见了。
大概是他伸直手臂的高度,贴着书架边沿的第一本——手抄颜体,《大医精诚》。
书的主人非常珍惜它,纸张没有任何皱褶、水迹、书蛀,只有边沿因为无数次的翻阅而显得发薄。
裴元极郑重地取下来,已有点挪不开眼了。
他当然不知道这本书是什么样的来历——未来的自己反复誊抄默写,写满了批注的这本大医精诚,如此巧合地提前来到了他自己的手里。
这一瞬间,冥冥中有信仰降临。

——
昆仑的夜风极大,山气积聚,阴寒刺骨。裴元停下翻书的动作,把双手凑近烛火捂了捂。少年的身体远不比日后药王亲手调养的那么健康,一日遭变,一时难以调整过来,阵阵发冷。
莫雨推门而入,他的手还悬在烛火上,表情有点惊讶,即刻收了回来。紧接着眼睛又落回书上,很快入神了。
恶人谷主大步流星雨,一把把他抱进怀里,少年失热的体温紧紧贴着他的皮肤,引人战栗。他看见这本书上的笔记,就想起这个孩子长大以后的样子。想起他永远恰到好处的沉默遗世,偶尔不自觉流露的深沉的温柔,还有无声微笑起来的恣意风流。
裴元僵在他怀里,神经却觉得放松——这个温度让他心里安定。于是他没有挣扎,乖乖地往后靠了靠。
莫雨觉得有些可爱,低低笑起来,问他:“困吗?还冷?”
裴元竟然害羞,耳尖红了一片,低下头“嗯”了一声,又轻轻摇头。少年声音轻软,听来有种倦意,让人心里软了一片。莫雨抱紧他,捂住那双手:“睡觉,书是你的,跑不了。”
得到点头答应,恶人谷主干脆利落地抱人上床,掌风一扫,满室星光。

——
夜里裴元还是发了烧,考虑到肖药儿下药的手法,莫雨觉得情理之中。但能料到不代表有法子,好在小孩子生病都是一个套路,出了汗就退烧,多喝水多睡觉。第二天醒来小孩儿眼神清醒,除了神色疲累,没什么不好。甚至认真反省,觉得给莫雨添了麻烦。
莫雨嗤笑了一声,揉揉他汗湿的头发:“我欠你的多了,不用道歉。”
裴元沉默片刻,试探着叫住他:“莫雨……叔叔?”
莫雨好气啊。
裴元咳了咳,“莫雨哥哥……你是不是认得……以后的……我?”
莫雨心思百转,即刻意识到他是发现了什么:“谁告诉你的?”
裴元指着书扉页一个年号,轻声道:“这应该是三年以后……可是这书看起来,已有十多年了。”
敏锐、冷静,日后的活人不医名动天下,原来竟从这么早以前就有迹可循。
莫雨神色不动,算作默认:“这事非常理可循,我毫无头绪,也无法向你解释。”
裴元脸上出现了一种震惊得有点迷茫的空白,讷讷:“哦……这样……这样么。”
这消息对过去的人而言,自然远比未来的人震撼。毕竟生活之所以使人向前,正因为时间之于每个人的不可抗拒和不可预知。
裴元无意识地双手纠缠,有些失神。
莫雨皱了皱眉头,拍他:“莫想。就当来昆仑做客,你在几日、我陪你四处走走看看。他日回去了,只当没发生吧。”
裴元疑惑地看着他,终于问了个稍许符合他年龄一些的问题:“我以后常常能见到你吗,莫雨哥哥?我是说……认识你以后,成了很好的朋友吗?所以你才这样……”
他看着这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里面小心翼翼地翻腾着期待。莫雨觉得似曾相识,又实在不记得裴元何时有过如此可爱的神情。
裴元在说他的怀疑,他们不相识,至少现在还不相识,莫雨对他的关注明显太多了。
他又想起刚才那句“我欠你的多了。”十二岁的孩子实在分辨不清里面包含着什么难言的感情,却也知道这个“欠”好像有种不需清算的心安理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