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华

[剑三+古龙江湖]应思量(03)

一直想给墨洒应援,可惜还没想出什么应援办法就渡劫失败

有点作为路人莫名其妙的难过,特别想做点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攒着一个很清奇的脑洞,写了一点,趁着难过发上来

CP如果有应该是:洛裴【洛风x裴元】楚欢【楚留香x李寻欢】

前几章打单人tag,希望有你的回复,红心蓝手无所谓了

 

——————

x聊聊?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无奈地看着眼前及腰高的小孩儿。那孩子一张白生生小脸儿上生一双深黑桃花眼,披着长长头发,看来十二三岁。若非表情太冷淡、太麻木,又穿着短打,楚留香便要把他当做女孩子。
他一张口就是命令:“跟我来。”
楚留香从不是多话的人,可这孩子却叫他感觉好奇,于是他亦步亦趋,嘴里道:“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
“阿麻吕。”他一心一意往前走,随口答。
“哦?我叫楚留香,我们做个朋友好吗?”
阿麻吕闭着嘴,看了他一眼,埋头带路。
楚留香就摸了摸鼻子,无奈地笑了笑。
他到此已有三天,姑且弄明白了此地名叫“万花谷”,是东方宇轩偶然发现、又花费三年时间建造的,集天下奇珍、聚能人异士之所在。
此地飞瀑巨石、奇花异草、断崖流水、古树流云,无一不是浑然天成,而即使溪边垂钓的老叟,也可随手捧出叫人入口难忘的美酒。
是以他这几天四处闲逛,几乎对一切都抱有浓厚兴趣。
刚才见这少年可爱,一时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年轻人,你今天又干了些什么?”东方宇轩含笑,向阿麻吕挥挥手:“昨天你闯了僧师父的机巧工房、喝了钓鱼翁的猴儿酒、还看朦胧子和颜师父下了一下午的棋。我看不出三日,整个万花谷都要知道你‘楚留香’的名字了?”
楚留香笑了笑,对这调侃并不在意。望着阿麻吕快步远去的背影,道:“我瞧‘阿麻吕’可爱,多说了两句,或许惹他不高兴?”
东方宇轩哈哈大笑:“那孩子官话说得不太熟,脾气却急,你可别怪他。”
楚留香自然不怪,两人便接着前言聊了起来。
“我刚才正听人讲三星望月、揽星潭、落星湖的故事,正打算……”
……
阿麻吕看着拾阶而上的裴元,鞠躬,道:“私兄好。”
裴元走近他,一脸无奈地抬起手,却只摸摸他头顶:“说了多少次,‘师’,不是‘私’。”
两人一道往远处一只三人高的大葫芦走去。那里支着几个小药炉,围着几个药童,正在煎药。浓浓草药味不断飘过来。
阿麻吕皱着眉纠结好一阵,咬到舌头了。
裴元“嗤”地一笑。
“大师兄好,二师兄好。”一把清脆童音打断他们的谈话,一个比阿麻吕还小几岁的短发小男孩儿跑来,脸上好奇与阿麻吕那张死人脸形成极大反差:“你们在讲什么呀?告诉我呗!”
“徐淮,不要乱跑。”裴元制止他:“正要问阿麻吕想说什么,听他说。”他左手牵一个白脸瓷人偶,右手扯一个红泥小娃娃,配着那严肃语气,实在有些好笑。
白瓷偶道:“哉新,摘、星顶撒,上……来的棱、人。”他喘了口气,道:“叫‘楚留香’。”
裴元“哦?”了一声,陷入沉思。
转眼又扯了扯嘴角,道:“我这里也有一个,新来的。”
话题揭过,徐淮又叽叽咕咕地对着阿麻吕说起话了。
……
洛风敲敲门,里面传来“请进。”的答应,他便推门而入。
李寻欢正坐在桌前,手里端着酒杯出神。见他进来,微微一笑:“洛道长。”
洛风点点头,只立在门边道:“我有话想问你。”
李寻欢仍只坐着,放下酒杯望他:“请讲。”
洛风道:“你近日受过很重的内伤,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一把剑突然飞了起来,突然刺了他?这话莫说洛风,若非亲眼所见,他自己都不会信。
李寻欢无奈,笑了笑:“说来惭愧,是一把剑……”
洛风抢声疾问:“什么样的剑?”不待回答又摇了摇头:“不,不对,不可能。”
李寻欢道:“比道长这一把略长两寸,没有剑鞘。”
洛风眼中露出不可置信,却很快压下去。
李寻欢笑笑道:“道长与那把剑有些渊源?”
“这种剑气,必是我纯阳心法。”他肯定道:“无论如何,请你告诉我剑在何处。”
李寻欢一叹,忽然道:“那把剑没有主人,不过是他人藏品。道长若与剑主有旧,或许是问错人了。”
洛风讷讷重复:“藏品……藏品?不是他,他不可能,他一定还活着,一定还活着。”他神色似悲似喜,似乎已经痴了。
李寻欢眼中一闪而过不忍,只道:“道长不如坐下,喝一杯酒吧。”
洛风沉默片刻,勉强笑笑:“多谢。”
窗外有呦呦鹿鸣,窗内却只有一片寂静。
李寻欢思忖着道:“我也有个问题想问道长。”
洛风坐在他对面,握着杯出神,听他开口,应道:“我知无不言。”
李寻欢笑笑,对他举了举杯:“我原本正在江南做客,却一睁眼已到陇西,我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洛风看着他,也感到疑惑:“你从空中落下时,我正在花海练剑。那时你已昏迷,我便把你送至隔壁。”
他道:“你究竟何门何派,所为何来?你绝不是无名之辈,可江湖上绝没有‘李寻欢’这个人。”
李寻欢叹口气,道:“是啊……所为何来,所为何来。或许不过是上天看我命不该绝,送我来此吧。”他说着自己也觉荒唐,笑着摇摇头,给自己添一杯酒。
洛风却面色凝重地注视他的动作,道:“我信你说的是真话。”他话锋一转:“但你却仍在喝酒?”
他不赞同地看着李寻欢。“哪怕是我,也知道你这毛病不能喝酒的。”
李寻欢没有说些什么“死生等闲事”、“醉乡路稳宜常至”之类的话,只点头,眼中深深笑意道:“是以,这可是裴大夫亲自送来的药酒。”
洛风“唰”一下跳起来了:“裴元?”
李寻欢并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反应,看着他。还未说什么,便有一把冰冷声音穿进。
门被一把推开。
“叫我有事?”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