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华

[剑三+古龙江湖]应思量(02)

 

一直想给墨洒应援,可惜还没想出什么应援办法就渡劫失败

有点作为路人莫名其妙的难过,特别想做点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攒着一个很清奇的脑洞,写了一点,趁着难过发上来

CP如果有应该是:洛裴【洛风x裴元】楚欢【楚留香x李寻欢】

前几章打单人tag,希望有你的回复,红心蓝手无所谓了

 

——————

×见了?

裴元推开门,立刻惊讶地瞪眼:“你怎么来了?”

话音还没落地,嘴角却翘了起来。

闻言,背对他的人忽然转过身,却没像往常一样笑起来。反而把手背在身后,又往前走了两步。

裴元抬起一边眉毛,问道:“洛风?你背后什么东西?”

洛风咽了口唾沫,一闭眼心一横道:“我在花海捡了个人回来,你能不能,能不能……”

裴元叹口气,摇了摇头,道:“好,当然好。洛道长说的话,我能有什么意见?” 

洛风睁开眼,惊喜:“当真?你不生我气?”

裴元诧异道:“我为什么要生气?我不过借个床……哦,你叫我给它看病?”

洛风皱眉:“你别说这种话。”

裴元别过脸笑了笑。“行了,我医。既然还没断气,你何必这样?”他注视着自己床上的那个人,眼中一片冰冷——此刻,他已不再是上一刻行事无常、叫人摸不着头脑的怪人;而是个笔判生死的大夫。

“你再这么看下去,我可要以为你爱上他了啊。”洛风推开窗户,外面清爽的风把他的话吹进屋里,阳光正好、空气清新。

裴元出神似地握着人手腕,好一会儿才笑了笑,问道:“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洛风瞬间无语,轻轻问:“他怎么样?”

“哦,他?”裴元漫不经心地应道:“你放心罢。这回你不叫我治、我也是要治的。”

“这么糟!”洛风惊诧地脱口而出,又立即捂上嘴:“不是,我是说……额。”

“我就当你是夸我了。”裴元轻笑,又很快收敛:“虽还没死,却和死了差不多。不过此刻只是睡着……等他醒了再说吧。”

他很快又笑起来,问道:“你来找我,还是我师父?今早阿麻吕刚说有信给我,你便来了。”

洛风脸色红透地看着此地“第三个人”,低头:“我来找,找你。”

裴元眸中一闪而过惊异,又故作好奇地问:“哦,找我做什么?”

洛风看了他许久,张了张口:“我想见你。我原本想往东南,可不知道怎么的,脚就走到西北……谁!”

裴元正低头眼观鼻鼻观心第不知道哪一遍,被他一吓,立刻怒瞪“第三个人”。

正想下床找口酒的某个人:“……二位请继续。”

洛风稍许步前挡在裴元前面,质问:“你叫什么名字!原何到此,若不说清楚——”

气氛凝住了。

裴元还愣在原地不及反应,那人便笑道:“在下姓李,名么,不说也罢。如何到此我说不清,至于为何就更不知道了。道长,可否赐教?”

洛风怒由心生,:“强词夺理必有所图,你——”

“李君,”裴元拉住洛风道袍,扯起个笑脸道:“不管你如何来、为何事。你明白自己的毛病是怎么回事么?”

一阵沉默。

“既然明白,便最好把你所求说明白些。免得我误会。”裴元低眼注视着霸占他床榻的“李君”,笑容已经消失。

那人与他对视,却只轻笑:“可惜李某实在弄不明白先生说的“所求”,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打扰两位谈话、又借君床榻一用,实在抱歉、实在多谢。我这就告辞了。”他笑着站起来,打开门。

裴元笑起来,开口:“站住。我这人素来有个毛病,你越不想叫我医、我就越想医。既要感谢,便任我处置。”

那人回身无奈地笑笑,郑重一礼:“在下李寻欢。请教先生为何相救?”

裴元讥讽地问他:“你不知道我号‘活人不医'?为什么……呵,说不得等你死了,我便明白为什么了。”

李寻欢注视着他,笑道:“感荷不尽,还未识荆?”

裴元一讶,“你不知道我是谁?”

李寻欢笑道:“请教。”

裴元神色颇倦,转身去桌边倒水:“非衣之裴、固本培元之元。‘裴元'。”

洛风缓缓放开手中佩剑,一笑:“贫道洛风,方才失礼。”

李寻欢眼中疑惑,却仍笑着:“洛道长,裴大夫。”

话音刚落,一只茶杯擦着脸碎在背后墙上。

“你再说出那两个字,我有一百种方法要你死。”

李寻欢像是毫未觉出扑面而来的恶意,反而叹息,反而沉默。

他眼前的两个年轻人都有精深修为,一人白袍高冠、面容端方。另一人红黑短打,却披发至腰、神容冷峻。

这样的两个人,无论在何处、做什么,都绝不会是无名之人。

他们看来不过二十出头,却似已饱经风霜。那位道长剑意纯然,或许是心智坚韧之人;而那位大夫虽言辞刻薄,却必是出于常人难明的打击。

他沉默着,忽然叹息:“可惜此地有茶无酒。我该敬二位一杯。”

洛风似有犹豫,裴元却直言不讳:“你这人真有心肺?看不出我不欢迎你?”

李寻欢道:“心肺大约烂光,眼睛却还不错。不过我流浪惯了,一时也不知该往何处。”

“行了,隔壁还有空屋。不过奉劝阁下,这青岩万花,可不是你来去自如的地方。”

李寻欢一愣,忽然笑道:“我此前尚在江南,此刻竟到了青岩?我莫非是在做梦?”

裴元打量着他,沉默了。

洛风疑惑道:“这么说,你不是自己来的?我捡到你时……”

“不论你说的是否真话,我姑且信你。”裴元打断道:“东方宇轩大概会对你很感兴趣,跟我去见他。”提步率先出了门。洛风跟在他身后,无奈地笑笑。

李寻欢一叹,“敢问东方宇轩是?”

裴元忽然对他失去了耐心,“万花谷主!”

“敢问青岩可是在秦岭?”

“不知道!”

“敢问国号年号?”

“开元二十……??”

裴元和洛风相视,清晰地看着彼此眼中惊疑。

李寻欢忽然咳嗽起来。他咳得并不大声,却似费劲心力要把心肝脾胃一起翻出来。只咳了须臾,便有深深血滴打在石板路上。

裴元楞楞看着洛风即刻上前,嘴里溜出一串穴道。

“用你发簪,按着没用。”他语气漠然,忽然又笑着摇头。洛风全然是个门外汉,他虽立即拔下发簪,却刺得不够深、不够准。

裴元僵硬地看着他咳嗽渐缓渐停,背回身去。

 

—TBC—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