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华

[剑三+古龙江湖]应思量(序+01)

一直想给墨洒应援,可惜还没想出什么应援办法就渡劫失败

有点作为路人莫名其妙的难过,特别想做点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攒着一个很清奇的脑洞,写了一点,趁着难过发上来

CP如果有应该是:洛裴【洛风x裴元】楚欢【楚留香x李寻欢】

前几章打单人tag,希望有你的回复,红心蓝手无所谓了

————————

 

应思量

 

 

CP:楚留香·李寻欢,洛风·裴元

 

纲:李寻欢突然从花海半空坠落,洛风捡他至落星湖裴元住处;楚留香在摘星顶遇见东方宇轩,被邀请落座喝一杯酒。三五百年,一夕回返,其中有何缘由?

 

——自入江湖,繁华过眼、红尘虚度,唯记平生应思量。

 

——

 

X穿了?

 

剑者,兵刃也。《武经》中载其:生而为杀,凶险异常。剑是百兵之君,一把好剑,必须要有一个好的主人来使用,否则便要承受噬主的危险。

李寻欢眼前的这把剑,无疑便是一把好剑。

这把剑盛在绛红的绒布里,剑身光滑如水、透亮如冰。仅仅站在近处,便觉一股砭人肌肤的寒意。但这把剑却已很旧,它的剑柄些微生锈、剑鞘也已不知所踪。

李寻欢虽不用剑,但这一生之中却也不知有多少剑客败在他的刀下、又品评过多少把绝世的名剑。是以他可以肯定,这无疑是一件稀世真品。同时他也有些好奇,如此一把绝世的宝剑,究竟有个怎么样的主人?又有什么样的经历呢?

他注视着此刻沉睡在长匣中的剑,忽然叹息了。

无论其主曾经是何等人物,他只希望他的经历不太坎坷、不太令人唏嘘——毕竟,剑之一道,实在太孤独、也太难行了。

却在此时此刻,一道刺目白光闪现。李寻欢微侧开眼躲避,谁知那剑凭空腾起,凌空劈出一道剑气来。

谁能料到死物竟会自己动起来?老江湖如李寻欢也不免惊异,虽然即时退出数尺。奈何屋内方寸之地避无可避,瞬息间剑气已至。他只来得及苦笑,只有苦笑了。

 

万花谷,顾名思义,就是有一万朵花的山谷。

“可是你若以为万花谷里只不过有一万朵花,那就是在瞧不起我了。”

洛风初来此地,便有人这么对他说。说这话的人叫做宇晴,万花谷里的这些花,大多是她亲手种下去、小心照顾到如今的。是以万花七艺,琴、棋、书、画、工、医、花,她“花圣”的名头亦当之无愧。

花生于谷,日升则满谷苍蓝、日落而遍野幽紫,美不胜收。其“晴昼”之名,虽已不知何来,却实在是个与景相称的好名字。

洛风缓缓拔出负剑。

他拔出剑的瞬间,原本那放松、赞叹的神情已经完全改变,变得沉着,甚至肃穆起来。

他无疑是一个剑客。

只有剑客才能与剑相互交流,也只有剑客才能听明白剑说的话。是以名垂千古的剑客,必然忍受过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煎熬。

师父也有过这样的时候吗?洛风忽然这样想到。可是还未继续细想,就有变故陡生。

一个人忽然从他眼前落下。

一个昏迷的男人。

洛风吓了一跳,下意识双手去接。可他一只手尚且握剑,单手如何接得稳?立刻被狠狠带了个踉跄。

 

 

“世上竟有如此绝品!”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赞叹道。

“自然自然,这可是唐朝的古画,到现在,有,有多少年你算算?”另一个人满脸得意。

“……嗨,这,这我哪里懂呢?您可是行家啊。”大肚男人眼神左右逡巡着,嘴里道。

一间幽暗密室,只有一根蜡烛的火光。

只听见另一人大笑的声音:“不错。这纸张、这墨色,最主要是上面的题字。那可是颜真卿的墨宝!”

话音刚落,烛火一颤,灭了。

 

楚留香觉得这一定是他此生经历过的,最奇怪、最奇妙,也最让他摸不着头脑的一件事。

他脑中已想了百遍,却仍然不明白事情的经过。

但他这个人却又有个毛病:想不明白的事,一定要想个清楚、想个明白。

是以他又一次陷入沉思了。

幸好此时有人打断了这个死循环。

那人道:“远到是客,朋友不妨坐下来,喝上一杯酒,如何?”

任何人都不会拒绝这样善意的邀请,楚留香也不会。于是他飘然落下,优雅地坐到席上,笑了笑道:“我虽算不上酒鬼,但有好酒喝,总是不会拒绝的。承您美意,多谢多谢。”

他的态度很自然,说话也很客气,分毫没有被人说破行踪的尴尬。

于是那人也笑了,呼人摆酒,似乎很是欣赏这种从容和镇定:“能请你这样的人喝酒,也是我的荣幸。只是,还不知道朋友的名姓?”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打了个哈哈:“偷鸡摸狗之流,难登台面,名姓不提也罢。”

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之前,楚留香一向不愿意把自己置于险境的。

那人却仍然毫不动怒,哈哈笑道:“年轻人,你哪像无名之辈?”不待回答,他又道:“我名‘宇轩',复姓东方。”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笑道:“东方先生,也实在不像无名之辈。”他喝了口桌上的酒,道:“我是楚留香。”

他已准备好迎接可能出现的惊异、赞美、讥讽、甚至仇恨或者愤怒——他一向很有自知之明。

可是东方宇轩却只是赞道:“好名字。”

他难道没有听说过“楚留香”?难道不明白这三个字怎么写?

楚留香虽然不觉得自己非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一个江湖人,一个会武功的江湖人,哪有不认识他的道理?

他实在想不明白。

于是他也就问了:“请问东方先生,这里是哪儿?”

东方宇轩愣了好长一会儿,道:“此地……青岩万花谷。”

楚留香重复道:“青岩、万花谷?”

东方宇轩叹气,又道:“是。秦岭青岩,陇西万花谷。”

楚留香知道秦岭、知道青岩、也知道陇西,可他还是没有弄明白“万花谷”是个什么地方。难道是有一万朵花的山谷吗?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就又笑了。

他笑着摸了摸鼻子,叹息一声,站起来鞠了一躬道:“东方先生,我有件事实在想不通,却又非得弄明白不可,请您务必解惑。”

 

裴元合上门,深深呼吸了好几次。

他摇摇头,顺着长长长长似乎没有尽头的台阶一步一步往下走,几个药童对他打招呼,他只若未闻。

他越走越快,眉宇间露出焦躁来。

但远远看见那扇小门,他突然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他又一次深深呼吸,一把推开门。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