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华

给我自己。

想写一些东西,想说一些事情。关于兰摧玉折,关于万花。

“我师父,越有人喷他,他越强。”

万花谷“卖惨”“怨妇”了那么多年,多少迎难而上者?

避世是不争。不能,不屑,不愿争。可谁没有血脉贲张时刻?

我对双花歌所有的热爱,从这句话里而来。归根结底,吸引我的是万花,是花间游,是兰摧玉折这个人。他是个情绪上头口不择言的糙汉,说好听是粗中有细,说难听是素质堪忧。越看久,越觉得: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

他也不过是花间玩儿得好的普通人而已。

他知其不可,他负重而行,他从不停歇。

他早就胜了。在那么多的山呼海啸的“情怀”声里,只有他坚定不移地说:能赢。

不可敬么?不可爱么?不可叹么?

他心里有一股气,任谁也不能叫他放下。所以不论哪一种境地,我等他重回巅峰那一刻。

哪怕玉石俱焚,哪怕兰摧玉折,这江湖里幸甚有你。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