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华

【柳叶中心|浮柳】片段

童话故事与无剑×

网恋请选我,我超可爱

↑强行一个糖,不知怎么写成了生活剧

@赐你往生

是真爱,请别质疑我的粉籍😂

期待小伙伴与我聊天

——
“从此,王子与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童话书翻到了封底,柳叶念完最后一句,合上书,准备熄灯。但客人显然不买账,眨巴着眼睛追问:“为什么王子和公主在一起了呀?”
柳叶笑着解释道:“因为他们相爱了啊。”
六岁的小孩儿继续问:“相爱的人就可以在一起吗?一直在一起吗?”
柳叶张了张口,发觉这个问题太过深刻,实在很难回答,于是温柔地打太极道:“阿无也有想要在一起的人吗?”
无剑用力想了一会儿,童言无忌:“我想和阿兄在一起么,可他好忙好忙,是不是因为我们不‘相爱’呀?”
柳叶噎住,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有为青年,为老板这种丧心病狂的骨科倾向默了。
无剑口中“阿兄”,是她同父异母的兄长木剑,也是柳叶的顶头上司。这位仁兄比无剑大了十五六岁,平时一同上街,哪怕说是父女也无人怀疑,生活中怼天怼地杀伐果决,在妹妹面前却无比纯善乖巧,溺爱得不忍直视。
柳叶待人最温柔,哪怕这问题听来十分超纲,也还是答:“怎么会?阿兄是为了阿无过得好才忙啊。”又笑了笑说:“至于是不是相爱,别人说了不算,还要阿无自己问的。”
无剑果然不复刚才失落,一双杏眼弯弯,说:“我自己问阿兄!”
柳叶把故事书放回书架,又为她拉上被子,最后关灯:“晚安,做个好梦。”
他从外面合上门,舒了口气——小孩子可爱是可爱,也真叫人头疼。
“叶啊……”背后突然有人喊他,柳叶一个激灵,应声:“啊?”
才反应过来:“啊,怎么了爸爸?”
杨家枪是他养父,虽没有血缘关系,却情同骨肉。两个单身汉搭伙,日子过得也挺讲究。大概是公司里有过养孩子经验的只一个杨家枪,木剑倒很放心把这儿当幼儿园。
杨家枪擦干手,从厨房走出来,看了他一眼:“小丫头睡了?”
柳叶刀笑了笑,随口叹气:“嗯,唉,我要是有个妹妹就好了。”
杨家枪气笑了:“行,过两天给你捡一个。”
柳叶拿起水杯:“我说笑么。”
杨家枪“哼”地一笑:“怎么不说给你爸找个儿媳?”
柳叶差点没呛死,但也不甘示弱:“爸你四十一枝花,怎么不能……”
“你小子。”杨家枪打断他,像是有几分真恼了。过了一会儿才道:“好了好了,我们半斤八两。你呐,心里有谁我不问,但自己好好过日子,听见没有?”
柳叶晃了神,笑得落寞:“没有的事,不会了。”
他那样子一点也不像“没有,不会”,简直就是把“有事”写在脸上。杨家枪暗暗咬牙切齿:他儿子他清楚,那真是心底干净得一点没有杂色,论到感情上,必然是一旦动心就走到底的脾气。要是让他知道谁辜负了这小子……
柳叶全没注意到杨家枪越来越诡异的脸色,过了一会儿才回神:“爸,你这两天辛苦,早点睡。我还有点工作……”
杨家枪揉了一把脸,看向他:“我说真的,木剑这种工作狂,要猝死。”
他们是个游戏公司,一群有志青年自主创业,牵头人木剑手腕铁血,作风果决,很是有一番作为。唯一的缺点就是,实在太肝,他一个码农也觉得熬不住。连着加班了三个整天结了上一个项目,下一个又扔到柳叶头上了。
柳叶却“哈哈”一笑,没有跟着抱怨。
其实他们原画组过得还挺好,虽然人手不足,几位前辈却又实干又有才华,待他也十足耐心。何况,忙起来,也就不会想东想西自寻烦恼了。
杨家枪又叮嘱了几句“得睡,别修仙”,回自己房间睡去了。
——唉,大概也是不会听的。

——
柳叶这一天过得多姿多彩,早上被木剑直接约谈,大意是:我妹妹是不是很可爱?你可不要教她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妹妹是我的再可爱也不许想明白吗?
紧接着又被隔壁总策划组的玉箫和真武剑人文关怀:早饭要吃,十一点要睡,要多运动,你才几岁,黑眼圈都快把脸遮了。稿子?不急,木剑催?打他。
回来后交了第一稿人设,被千丈卷圈点两句,三绝笔的文设又传了过来,一看:除了性别男,其他全都推翻。千丈卷抄起键盘追着人在公司里团团转,也是十分叹为观止。
隔壁桌越女已经拆开一板巧克力咔嚓咔嚓泄愤,再远点的齐眉棍闭着眼睛听音乐,看一眼:大悲咒。金铃索今天压根儿就请假没来,估计是为了发际线考虑。
柳叶接了杯热水,坐回座位,对着新建的画布发起了呆。
——聪明绝顶,冷静审慎,看似浊世翩翩佳公子,却是刻骨钻营狠算计。
三绝笔寥寥几句,他却忽然钻心的痛。
那个名字不忍提,那两年不敢回想,与他有关所有东西全都收进箱子,不看一眼。
可是没有用。仅仅是模糊的相似,就让回忆遍体流窜。
他最想忘记的东西,原本就是无法忘记的。
……我要走了。
“柳叶儿?”
一只手搭上肩膀,抓回他四散的神魂。
他猛地回头,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啊?”
柳叶这才看清楚,是三绝笔略显担忧的表情,然而头顶粉发凌乱,严肃不起来:“你没事吧?这是木剑钦点的设定,真没有玩儿你。之前那一稿我挺喜欢的……”
“没有,没事。我就是……昨天睡得有点晚。”柳叶一笑,解释自己的失态。
三绝笔看着他,叹了口气道:“你不用这么赶稿,事情做不完。”他有几分不怀好意地笑,倒透露出一种洒意风流:“我帮你去骂木剑?”
一个善意玩笑,柳叶当然不会当真,只说:“我真的没有在意,老师也不用放在心上。”
三绝笔又看了他几眼,目光复杂,欲言又止,最后也只有点点头:“那就好……哦,木剑给你那个号偷偷塞了红包来着,别说是我说的啊?”
柳叶眨眨眼,看着他转头给千丈卷端茶倒水去了。
“你那个号”是指柳叶自己的手游帐号。他们公司里大部分人都对各种游戏一腔热忱,自家的项目当然也就近水楼台。肝帝、欧皇、土豪和程序猿凑在一起,木剑索性单独划了个内服,供这帮子人自己闹腾,也作测试数据用。柳叶对这手游也说不上多热情,毕竟最打眼的部分都是自己部门一笔一划设计出来,惊喜度大打折扣。何况他一个男人,直不直不论,总也不能对女性向的游戏发什么花痴啊?但闲暇时候,偶尔对屏幕点点戳戳,听那些熟悉的“人”说说话,也不自觉地笑起来。
下午,柳叶神思无主地在画布上狂草,铺完底色冷不丁背后传来一句:“头发加长点试试。”
他才注意到自己画了什么,“啪”一下,画笔直直坠到地上,还滚了两圈,正停在背后人脚边。
毒龙银鞭今天大概是心情很好,把笔捡起来递给他,还笑得十分优雅:“小心啊。”
柳叶已经听不见他说了什么,胡乱答应着,脑海一片空荡。
他按下Delete,才感觉到自己在发抖。
越女剑凑过来问他:“毒龙过来做什么呀?”
柳叶摇头。
他在的技术部离这里几乎是对角线,要说逛大街去看看玉箫,也不是这路线,实在猜不出。
“今天我们那里来了新人,听说留洋回来的,十秒钟黑进别国防部插国旗那种。”玄铁重剑正巧听见,与他们解释:“好像分给毒龙带着吧……他倒难得有兴趣。”
“那可真难得。”玉箫悠悠地说,“说不定是故人。”
玉箫这么一句,在坐都觉得背后凛然。他的话从不虚言,次数多了难免给人一种神棍感觉,以致他们公司大小事情,还常要他“赐卦”才敢决断。
他说是故人,那就一定是故人了。
只是,又是谁的故旧?
柳叶刀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心里惴惴,随手薅着键盘,看见屏幕上草稿一跳,又赶紧再撤回。玉箫和越女却都看见了一眼,疑惑。
越女问:“挺帅的呀,感觉可以为他氪穿钱包,为什么删呀?”
玉箫看了他一眼,也只是出于专业角度建议:“古时男子亦蓄发,不要忘记了。”
柳叶张了张口,皱着眉,复原了图像。僵硬地按照指点补长了发,他搁下笔说:“我……觉得,可能和设定有些出入。想要……嗯……有些别的想法。”
越女懵懂地点点头,说:“这样啊,倒也是。”她歪头一笑,露出尖尖虎牙:“可是删了好可惜,不如存给我嘛。我要为他产满粮仓。”
柳叶苍白一笑,没有拒绝。玉箫道:“你不能决定可以让千丈看看,也以修改为主,不必要全部推翻。”他本来也只是路过去接人,说完就与大家点头离开,并不等柳叶回答。
柳叶呆呆注视着自己笔下人物,手寻着茶杯,紧紧握住。
他此时实在没有心思作画,索性关了软件,点开了游戏。木剑包的“红包”也不敷衍,直接就是五十组六连——反正不折现又是内部服,随他们怎么玩儿。
——总觉得能听见木剑一脸正经地耍赖似的。
柳叶这才真的无奈一笑。
那张草稿上熟悉的脸还在脑海挥之不去,但刹那之间的失重感却已经消失,他点了点封面上笑得纯良无害的看板,轻轻舒了口气。
怎么说呢,这也是游戏的妙处吧。瞬间就把人吸引过去,好叫忘乎所以。
楼梯口一阵热热闹闹,柳叶窝进椅子里,也不知怎么,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他做了个梦。
梦见自己站在手机屏幕框里,对着白茫茫的一张脸笑,又说话。
不停地说话,可是他听不见声音,听不见自己说了什么。
然后白茫茫里伸出一只手,轻轻摸上了他眼角的泪痣。
——我要走了,再见。
那日没有哭,可是此时却忽然落下眼泪了。
他捂着眼睑醒来,无声痛哭。
未免也太丢人了,二十过半还会因为初恋哭成这样。他在心里埋怨自己,眼泪却顺着鼻梁砸在手心,怎么也止不住。
深恐再这样下去会被人注意,柳叶匆忙跑出办公室。三绝笔望一眼他的背影,
低头用手机打字。
×
松雪山人:完球了啊……
鹤顶红:???
松雪山人:小朋友哭着跑出去了诶
松雪山人:你到底靠不靠谱啊
鹤顶红:?????
衣食父母:……呵,天道好轮回。
夹竹桃:哦……有趣(真武微微一笑.jpg
夹竹桃:刚才路过去接你的时候,我看见他在画某人的像呢,触景生情?(真武皱眉发觉事情并不简单.jpg
衣食父母:……你到底多对不起人家才搞的这样?佩服佩服
鹤顶红:@松雪山人 去哪里了告诉我
松雪山人:?我在办公室啊
松雪山人:哦,大概二楼茶水间吧
夹竹桃:喂你搞什么!
衣食父母:?
夹竹桃:……拉不住,冲出去了
松雪山人:怎么办,好一出始乱终弃蓦然回首浪子回头金不换,我都要被吸引了。你们谁知道的比较清楚一点,私聊啊?
衣食父母:三点之前把文案交过来,纸制一式两份。@松雪山人
夹竹桃:屠龙捶桌大笑.gif
夹竹桃:这概括已经很精髓,剩下的细节……我跟过去看看好了。
松雪山人:???告辞,告辞
×
柳叶天生一双笑眼,眼下则一点泪痣,本该是种凌厉得蛊惑人心的美,生在他脸上却自有妥帖的舒服。那双眼很少哭,但很容易落泪——冷风吹沙,热气熏脸,还有小时候的倒睫毛;一掉眼泪就把脸颊蹭得红红,鼻尖也跟着泛起红来,偶尔还带着傻气的鼻涕泡,露出无害的笑容。
算来他真的很少哭,或者几乎是没有。
也许这就是未到伤心处吧。
柳叶缩进休息室的沙发里,小口啜着热巧克力,眼泪不自觉地打进杯子里。
他以为至少不该如此难过,不该如此失态。可是时间竟然也有不能消解,反而堆积成山的东西。
如果这是思慕,为何竟未有丝毫欢喜?
一墙之隔,有人倚着门站立。他看着柳叶低头撞开门,看着他的衣角消失在转角。他知道这扇门里是什么。
但他望而却步。
那一晚上他抱着柳叶说:我要走了。
然后是长久的静默,刚才还如此贴近的人背过身,沐在银的月光下。
——嗯。
他不确定是不是听见了哭腔,只能干巴巴地继续:那么……
那么你会等我吗?你觉得难过吗?如果我再不回来了……他全都没有问出口。因为柳叶的眼睛里没有泪意,仍是干净的温柔。他被蛊惑得伸出手,拂开碎发,流连在脸颊:再见。
柳叶鼻尖还红红的,笑起来:再见。
他都不知道,会这么心痛。
一别两年,他只感到想念和不安,在柳叶又是什么?今天他才刚刚明白。
大概是无时无刻都在下坠的压抑吧。
“浮生,愣在这里可不解决任何问题……还是说已经被赶出来了?”毒龙银鞭挑着嘴角,掐断了他几乎落进怪圈的思考。
一向意气风发的人却低着头,过了片刻才反击:“与你有关系么?”
毒龙不放在心上,一笑置之:“你要是不进去,就麻烦让一让。”说着不管浮生什么反应,直接把人往一边推了推,抬手敲门。
浮生剑心里一乱,一把抓住他:“你做什么?嫌事情不够乱?”
毒龙抱臂扬眉:“乱什么?是你心乱?怎么,小朋友一哭你就受不了了,你浮生是这样的人?”
浮生咬牙,压低声音却克制不住怒意:“是我心乱又如何?你——”
毒龙哈哈一笑,又推了他一把,差点把人摁在门上:“那就别噜噜苏苏,进去见他,道个歉。”
浮生简直要翻白眼:“道歉有用的话……”
“但你做错了事,”毒龙打断他,脸上不见漫不经心的笑,平静无波:“不管之后怎么做,他原不原谅你,都得从道歉开始。”
这是不是他自己的切身体会?浮生不知道。
“首先,”他吸了口气,抵住毒龙的肩胛:“你给我走开。”
毒龙银鞭不以为忤,笑着让路。
浮生敲了门,但里面没有声音。他愣了愣,轻轻旋开把手。独立的小沙发侧对着门,看不见里面状况,他等了片刻,缓缓推开门进去。

——
柳叶醒来时发觉自己趴在杨家枪背上,如同十多年前一样的走在回家的路。只不过火烧一样的夕阳被夜幕取代,杨家枪的发间也有了银丝。
“爸爸……我,我醒了。”柳叶动了动,小声说:“我自己走吧。”
杨家枪低低地笑,松开挽在他膝下的手。他总是很乖,睡醒后立刻要求自己走,书包也自己提,不会在放学路上央着买零食,也不会看电视等着吃饭。
“我是睡了多久……”柳叶有些懊恼地揉着眼睛:“怎么不叫醒我?老师他们没有说什么吗?”
杨家枪顺手把他脸颊边的乱发理开,指尖触到的皮肤潮热,连带头发也是湿答答的。他走神了一瞬,说:“难得看你睡那么熟。不要紧,三绝他们也没那么苛刻嘛。”他发觉柳叶微微打颤,话题一转:“冷不冷?快到家了,我们走快点。”
柳叶站住了。他疑惑地摸着脸颊,又用左手碰了碰右手背,最后被风吹得一个激灵,紧跑几步跟上了杨家枪。
——总觉得有谁来过,太温暖……不想醒来。
此时浮生剑正在电脑前飞快敲打键盘,每分钟都几乎刷出一屏幕。
他生来就有这种天赋,喜怒不形于色,心越乱,反而脑子越冷静。
下午柳叶在沙发里哭得脱力睡着,他靠近也没有醒。
这样的柳叶他从未见过,于是极尽所能地压低动静,凑了过去。
他想要吻下去的,但手拂上泪痣的瞬间柳叶无意识地打了哭嗝,蹭进他怀里。
他现在都还能感到当时的心动如擂鼓,简直能从耳朵里冒出蒸汽来。罪魁祸首反倒像安了心,调整一下姿势睡得更熟了。浮生的眼睛无法从那抹稚气的笑容离开,他低下头,却只是握住柳叶搁在胸口的手,吻上了他的额头。
他在心里赌咒,这一回再不离开了。
回想终止,浮生在键盘上敲下回车,露出了一个极冷淡的笑来。
想要的东西就自己去取,他一直是个行动派。

——
掠光:@妹控 @师控 @弟控 我写完了。
师控:卧槽开什么玩笑你打鸡血了吧!
弟控:???关我什么事啊兄弟……就算你
弟控:???写完了?
弟控:不对啊立绘怎么办?我文字部分你也没看过吧?
妹控:图片00017001.jpg  图片00017002.jpg
掠光:……
师控:哈哈哈哈哈哈哈神她妈的黑影哈哈哈哈
弟控:〔滑稽〕 〔滑稽〕
妹控:这就是你的妙计?
妹控:看见真人发怂所以用纸片人网恋?
师控:灵蛇一脸嫌弃.jpg 人家抽出这个玩意儿不得直接销毁才怪哟
掠光:你以为人人是你这么个杀马特?
掠光:别bb了快点
弟控:……不,怎么说呢,我们给你稍微修整一下马上,别急别急

——
柳叶洗过澡擦着头发,随手点开了自家公司的手游。
登录,领取,寻梦,浅思……
诶?
一阵金光闪过。
诶???
一张立绘漆黑的阳属性五花蹦了出来,底部对话框展开。
——网恋请选我,我超可爱。
啪。
柳叶不小心把手机跌在了地上。

——end——

写到这里其实也差不多了。浮柳两情相悦误会也总有解开的一天,就算有各种各样的磕磕绊绊,也还有一大群偶尔脱线的助攻来帮忙。最后和亲友讨论的时候说到但是我觉得正文已经不需要的一些片段:
浮生那张卡会说出一些蜜汁搞笑的台词,归功于三绝笔和毒龙和木剑。
好感度到9999的那天浮生向柳叶当面道歉了。
当然老杨差点把他揍了。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因为是相爱的。”

最后,虽然可能幼稚了一点,但我真心希望在这个平行时空他们都这样安稳地过一生。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