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码君

如果我的想法能带给你任何好的感受,非常荣幸。

[剑三+古龙江湖]应思量(08)

亲友小姐姐喜欢道长,然而把道长写走并不知道搞了些什么飞机。指天发誓这一章必须给道长一个镜头,结果,Em真的就是一个镜头……不管怎么说,就算是背景板,也是英俊的背景板。

均分是很难的,我笔力难及,这个正剧其实,说好是轻松的谈恋爱搞事情后来……Em……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期待小可爱的留言。

 

——————

x同去

 

李寻欢正在咳嗽。

这已是他多年的老毛病,本不是件奇怪的事。于是他咳了一阵,就从腰边摸出个扁扁的皮制酒囊,往嘴里灌酒。他虽喝得很快、很急,但绝不会漏出一滴酒液,不会有一丁点浪费。

洛风牵着两匹良驹,等他咳嗽平息才道:“你一向这样止咳?”

李寻欢似乎这才注意到他,回头微微一笑,并不回答。翻身上马,道:“我们还是赶紧跑路的好,别的事都暂时放一放。”

若在平时,洛风定不会让人如此轻巧错开话题,但此时他却有件更关注的事。

“是裴元出事?”他跨上另一匹,皱着眉问。

李寻欢为他敏锐苦笑,道:“他此时想必已到金水镇。”

洛风咀嚼着“金水镇”,眉眼凝重,道:“他是否留下口信?”

李寻欢道:“是我自作主张寻你。”

洛风驱马跟上两步,道:“若有急事叫他昼夜赶路,想必人命关天……他有亲人住在金水镇郊。”

李寻欢却道:“我们即刻赶去,恐怕也于事无补。”

洛风猛地勒马,目光炯炯看向他。天色熹微,青冷冷长街,倦懒马蹄音,萧疏风里李寻欢素灰的披风猎猎鼓荡,他眼中深切了然与洞悉,叫道子一时失语。

洛风愣了片刻,慢慢道:“裴元给你问诊,东方谷主放你出谷,叶庄主也任你来去……李先生,我说过信任你。”

李寻欢注视着他道:“我记得。”

洛风引马,在马蹄声中道:“是我关心则乱,你说得没有错。”他语气苦涩,道:“我恐怕木已成舟,无力回天。”
李寻欢在心中叹息。他已从裴元举动中推测出些许微末,此刻洛风亦有此看法,或许不该再心存侥幸。
“但我绝不能无动于衷。”洛风又道,“裴元固然有自己想法做法…李先生,你既来寻我,想必也是这样想的吧?”
李寻欢笑叹,道:“洛道长心如明镜。”他望着渐升的秋阳,道:“道长若信得过在下,不如把事情始末说来。我虽是外人,到底旁观者清。”
其实要说事情始末,洛风又哪里知道?但他思索片刻,仍牵出一个线头,徐徐道:“裴元有半块玉佩,一直戴在身上。从我认识他起……”
他想起十多年前蹲在生死树下偷偷落泪的小孩子,穿一身黑布短打,漆黑半长发雪白皮肤,咬牙不让眼泪滚下来,憋得眼眶通红。他那时吃了一惊,觉得自己窥探别人的秘密,想悄无声息退走,却踩响青草。
“十多年。我开始只当他也是弃婴,被师父捡到收养。他就把玉佩举到我眼前。”
男孩子之间友谊大多如此,吵一架打一架,恨不得有你没我。两天不见就立刻后悔,等再见面便亲如手足,无话不谈。裴元提起家人亲人总是愉悦向往,捧着半块玉佩对他献宝。
“他说‘只要有这个,一定能找到阿姊。’……我却很生气,又和他打架,直到被师父扯开。”
——到时候你也叫她阿姊吧,那样我们都有亲人了。
那是段多美好的往事?他尚未明白为何生气,尚未懂得亲人的概念,就已得裴元一个永不收回的承诺。
“万花与纯阳不远,他年年往返采药、问诊,孙师父与祖师父也时有书信。大概是三四年前,”
华山险峻寒冷,师父走时他尚未及冠,不要说去找人,私自下山都要重罚。
他只有等待。年复一年地等待赐剑成人,等待师父的消息,等待与裴元见面。
“他没有来,万花的传信鹰带来三个消息。第一封说他与姐姐相认。”
那真是封长信。裴元以往传信从来如同开药方,精炼非常、无一字多余。这字里行间激动又欣喜若狂,若非那一笔洒意行楷太熟悉,只怕他要以为是别人玩笑。信中不仅絮叨叨他姐姐姐夫许多乐事,甚至特作丹青一幅,炫耀他那宝贝侄女。洛风哭笑不得,到底也由衷为他高兴。
“第二封是江湖风闻。”时流言四起,一会儿说裴元医死了人,一会儿又说他可以叫死人复生。
那短笺却只寥寥数字,似叹似嘲——当日拜入师门,犹言《大医精诚》时,恐怕未料到有“活人不医”的一天。
那封信寄到后不久,江湖上就少了一个杏林妙手,多了一个名满天下的“活人不医”。
远处一声嘹亮鸡鸣打断了他悠长回忆,却驱不散空气中的冷意。
李寻欢晃了晃酒囊,叹气道:“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可惜这酒囊却不太大,有诗无酒,败兴、败兴。”
洛风无奈地摇摇头,道:“若被裴元知道,恐怕你就此没有酒喝。”其实他十分感激,只因被这么一打岔,原本心头压抑已烟消云散。
李寻欢眼角的皱纹里似乎都泛起笑意,对他眨眨眼道:“还请道长替我保守秘密,千万莫让他知道。”
洛风无言以对,几次张口,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是个老实人,在裴元面前尤甚。大概是认识太久,彼此知根知底,从没有说谎成功过。

李寻欢大笑。

马蹄拐过弯,面前又见那三块路碑,话至此也已无话可说。

他目中深浅流溢,不知是否又想到什么。

 

楚留香把马儿拴在一刻歪脖柳树下,皱眉。他站在井然屋舍高墙之间,晒着阳光,却终于笑不出来。

血气从一条街外飘来,他只远远望着门庭,望着裴元几乎跌下马,几乎被门槛绊倒。那只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鼻子什么都好,只不过一点味道也闻不到。

但血腥和死亡是不需要用鼻子闻的,他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觉得不舒服,发出抗议。

楚留香屏息随在裴元身后,轻轻抚摸古旧木门,向里探望。阶下斑斑血迹,已有蚊蝇盘旋。

无论世道怎么变化,人怎么进步,好像这种事总是没法改变的。人总有种奇妙的想法,认为死就是终结,认为只有血才能洗清一生的罪孽。可是死真能解决问题吗?一段仇恨的终结,是否意味着另一段悲剧的开始?

这些问题谁都不能解答,只因知道答案的人都已再也无法开口。他们长眠地下,再听不见至亲的哭号,再看不见爱人的泪水。无论是悲痛还是绝望,任何情感都已随灵魂一同剥离,徒留躯体枯朽。

谁有权力决定人的生死?

没有人。绝没有人能决定别人的生死,甚至他们自己也不能。

可是有多少人明白这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

裴元一步一顿迈出门庭,眼神涣散无光,似乎行走动作只凭本能。若无楚留香疾步上前搀扶,只怕摔得结结实实。愣了半晌才慢慢分辨出眼前人物,缓缓站住。

他面色青惨神思不属,手冷得像具尸体,却紧紧护着怀里幼童。那孩子满头白发,满面泪痕,正沉沉睡着。

楚留香不忍再看,却更不忍不看。只默然站着,肃然等待。

裴元数次张口,还没发出声忽然神色剧变,一把将怀中布包塞进他手中,背身呕吐起来。

整日水米未进,哪里吐得出什么?直到吐出酸苦胆汁,他撑在墙面的双手猛然收紧,在粗粝高墙抓入一把血痕。

“楚留香。”

秋日冷阳终于迟迟洒在他们身上,裴元一字一字,声音嘶哑。

楚留香道:“我听着。”

裴元深深呼吸,瞪着他。眼眶欲裂,眼中鲜红:“我要替他们归葬。”

楚留香道:“我能做什么?”

裴元勉强靠在墙壁,道:“库房里有柴油和松木。”

 

千束火、万束花,微风中跃动着,渐长成灼热优雅的舞者。那种冷到极致又变作炙热的妖异火焰,只要见过一眼,此生绝不会忘记。

裴元木然直视着这座宅院寸寸被火吞噬,直视着他的血脉至亲化为灰烬。

——何用问遗君?

——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

从今以往,勿复相思。

 

 

——TBC——

评论(14)

热度(7)